西伯利亚新闻与中俄新闻!

忘记密码

美应加强与俄罗斯在中亚的安全合作

2013-03-23 19:0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206 次 我要评论美应加强与俄罗斯在中亚的安全合作已关闭评论 字号:

摘要: 美国《国际利益》杂志网站3月21日刊登文章,原题为《与莫斯科在中亚合作》文章指出,随着美军从阿富汗撤离,2014年之后,华盛顿在中亚安全事务中不可能继续作为首要影响力量。所以美国不应将俄罗斯重新取得在中亚地区影响力的努力视为威胁,而应该更加创造性地考虑怎样与莫...

美国《国际利益》杂志网站3月21日刊登文章,原题为《与莫斯科在中亚合作》文章指出,随着美军从阿富汗撤离,2014年之后,华盛顿在中亚安全事务中不可能继续作为首要影响力量。所以美国不应将俄罗斯重新取得在中亚地区影响力的努力视为威胁,而应该更加创造性地考虑怎样与莫斯科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进行合作,以应对中亚地区出现的共同安全威胁。文章编译如下:

2012年6月1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握手。

2012年6月1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握手。

去年12月在爱尔兰都柏林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宣布美国将寻求减缓或阻止俄罗斯对前苏联地区“再苏维埃化”的努力。克林顿的这一讲话表明美国对俄罗斯的影响力在包括中亚在内的前苏联邻国恢复的这一状况,长期保持重视。随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及中亚国家自身出现了日益增多的问题,以前的方式已经不适用了。华盛顿不应将俄罗斯重新取得在该地区影响力的努力视为威胁,而应该更加创造性地考虑怎样与莫斯科合作以应对这一地区的共同威胁。

随着美国开始从阿富汗撤军,俄罗斯正在寻求在相邻的中亚增强它的影响力,尽管存在一些双边协定和多变的一体化进程。莫斯科最近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签署了延长在这两国驻军的协议,这两个国家都已宣布其有意加入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海关联盟。俄罗斯也正在推动加强这一地区的主要安全合作机制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包括对该组织的快速反应部队进行装备升级和加大训练力度。在筹备重回克里姆林宫期间,弗拉基米尔普京发表了他的文章,呼吁到2015年要创建一个欧亚联盟。俄罗斯官员强调,这样的欧亚一体化将是俄罗斯在即将到来的这段时间里外交政策的优先选择这种欧亚一体化的发展恰恰是希拉里克林顿在都柏林所谴责的。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在中亚地区政策的核心就是要确保中亚国家的独立和主权地位,特别是要限制它们在经济和政治上对莫斯科的依赖。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情况相比,通过作为独立国家20多年的发展,以及与印度、土耳其和中国之间越来越紧密的经济联系,如今中亚国家被俄罗斯再殖民化的危险已不复存在了。中亚国家中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土库曼斯坦现在输出了更多的天然气到中国,而不是俄罗斯,并且中国现在已经是中亚五国中四个国家的首要贸易伙伴。同时,土耳其现在是塔吉克斯坦出口的首要目的国,同时也是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二大出口国。与区域外大国不断增强的经济联系使得中亚国家有能力防止自身对于俄罗斯的过度依赖,而加强中亚国家的独立主权地位也正是20多年依赖美国在这一地区政策的核心。

中亚国家现在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试图主导它们的力量,而是它们自身的内部问题。尽管阿富汗战争推动了地区合作,但是中亚五国之间的合作关系还是太少。水资源和边界问题引起的争端是中亚地区局势可能逐渐走向失控的潜在因素(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决定在其与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大部分边界地区进行矿产开发,并且威胁以武力阻止它所反对的塔吉克斯坦在两国边境地区的一个水利工程的完成)。

同时,腐败、压制政策和脆弱的政府治理是中亚国家现存的普遍现象,这就使得这一地区的多数国家倾向于使用武力。同时,这也给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因为它可以改变这种失败的现状。塔吉克斯坦就饱受小规模暴力冲突的困扰。吉尔吉斯斯坦近年来也一直不太稳定,该国反对派曾在2005年和2010年两次试图推翻政府,同时还包括2010年末对乌兹别克族的屠杀事件。中亚地区是阿富汗毒品交易的主要过境走廊,普遍的政治腐败也助长了毒品交易行为。尽管受到了2001年至2002年美国在阿富汗军事行动的极大影响,但中亚的极端主义圣战分子仍然越来越多地在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重新集合了起来,他们与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分子进行合作。这一地区的很多人担心美国在阿富汗撤军将会使这些问题变得更为严重。

尽管中亚地区形势逐渐恶化,但美国的政策仍过多地专注于排除俄国人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对俄国在中亚地区影响力的重视程度已与上世纪90年代相当。通过宣布对多管线输出的支持,比尔克林顿政府推动将里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输往欧洲市场,以此来限制俄国市场对中亚能源生产商的影响。美国还鼓动北约通过“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和“欧洲—大西洋(600558,股吧)伙伴关系理事会”的活动,扩大北约在中亚的影响。这一战略中部分政策的重心是政治和经济改革,这在美国看来不仅是非常有价值的,而且也是一种削弱中亚地区与俄罗斯制度性联系的有效途径。

这种与莫斯科的激烈竞争在“911事件”之后开始逐渐缓和。在几个月的攻击行动期间,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签署了使用它们空军基地的协议,中亚地区的其他国家也给美国提供了其它形式的后勤支持,像过境飞行权和燃料的供应等。莫斯科也渴望能够成为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一个伙伴,所以它也提供了本不情愿的协助尽管之后它开始明白美国将会在这一地区部署军队。

奥巴马2009年6月在莫斯科,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的首次会晤期间,强调美国军队在中亚的存在符合俄罗斯在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方面的利益,莫斯科应重新考虑让美军从吉尔吉斯斯坦其它空军基地撤出的要求。梅德韦杰夫允许美国经过俄罗斯领土运送军队和装备,这将有助于建立“北方配送网络”的基础。这一系列跨越欧洲、俄罗斯和中亚直至阿富汗的运输路线,将使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减少对因多种因素关闭的穿越巴基斯坦运输路线的依赖,另外这还将促进美国、俄罗斯和中亚国家之间的相互合作。

尽管有了这种新的合作,华盛顿在2011年9月还公布了一个以阿富汗为中心的“新丝绸之路”计划,该计划试图加强中亚和阿富汗经济与全球市场的一体化程度。这一战略的核心是要修建从中亚到印度洋的人口密集区和港口的新的基础设施(公路、铁路、边境口岸和运输管道),其中最重要的是这项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延期的工程即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工程。

同时,北约还在讨论以军事伙伴关系的方式使中亚国家在军事上转向欧洲-大西洋世界。对于中亚和俄罗斯的很多人来说,希拉里克林顿在印度金奈的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的“新丝绸之路倡议”,看起来很像是要加强中亚地区的经济和美国的新盟友-印度之间的联系。同时,这个倡议在一定程度上势必会削弱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和中国的经济联系。

建设跨越中亚地区的新贸易和运输基础设施并无过错,中亚国家的经济应该遵循市场导向,而不是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影响保持敌意。对中亚国家独立主权地位的关注始于上世纪90年代,但是中亚国家与区域外大国-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关系的不断增长使得这种关注失去了必要性。同时,由于存在多种威胁中亚地区稳定的因素,俄罗斯希望能够在中亚地区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以解决极端主义、毒品、犯罪及该地区国家间相互戒备等问题。俄罗斯在中亚拥有的“资产”,包括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驻军,并且俄罗斯提出重新部署其在易于穿越的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边境的警戒部队。俄罗斯建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努力也会给中亚国家之间的多边安全合作提供一个平台,尤其是在乌兹别克斯坦重返该组织的情况下。如不把华盛顿和莫斯科的行为看作是为了争夺各自在中亚的影响力,那么乌兹别克斯坦将能做得更多。美国现在应该考虑2014年之后在中亚地区着重就和平和安全议题同俄罗斯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进行合作的问题。

华盛顿无法接受对中亚地区的完全放弃;保证经中亚到阿富汗的通道未来将会很重要,美国能够也应该在鼓励中亚国家的国内民主化改革方面做得更多。同时,中亚国家克服对俄罗斯影响的敌意,将使美国的中亚政策更具选择性,并可以超越传统地缘政治对美俄关系的操纵,在过去20多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这种地缘政治塑造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关系。

2014年后,华盛顿在中亚安全事务中不可能继续作为首要影响力量。华盛顿应该利用莫斯科在中亚的优势,通过合作应对该地区的共同威胁。

  ☞评论暂时关闭,有事请直接联系本站客服,谢谢!